-电竞应该纳入奥运会「深度两大组织联手助推电竞何时能进入奥运会」

电竞应该纳入奥运会「深度两大组织联手助推电竞何时能进入奥运会」

疫情之下,电竞依赖线上模式成为了当下唯一活跃的体育赛事。而在近日,一个对于电竞运动至关重要的大事件也在线上发生。

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和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AESF)这电竞领域的两大国际性组织以“云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形式牵手,这预示着强强联合的正式达成——彼此认可、标准统一、资源整合。

可以想见,这种合力未来将在全世界范围内给电竞带来更大的话语权,让电竞人憧憬的电竞入奥,也将因此迈出坚实的一步。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

联手,只为推动入奥

对于一些电竞迷而言,可能会对IeSF和AESF这样的英文字母感到有些陌生。

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于2008年成立,举办过IeSF挑战赛、IeSF世界锦标赛等国际性赛事,旗下拥有代表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成员单位。

相较于IeSF,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AESF)成立时间更早(前身为2005-2007年成立的亚洲电竞协会),2017年在亚奥理事会(OCA)主导下进行了改选,霍启刚当选为第二任主席,同时更名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

过去数年,伴随着亚洲尤其是中国电竞的迅猛发展,AESF在世界电竞版图中的地位与权重与日俱增,其中2017年AESF的重新改组以及霍启刚当选新任主席产生的积极作用不容回避。

有鉴于此,当下两大组织的聚首是一种彼此需要,在相互承认了对方在所属管辖区域的唯一性后,更多的协同合作呼之欲出。

IeSF主席科林·韦伯斯特就表示:“AESF在促进亚洲电子体育发展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从中我们看到了双方之间存在巨大的协同效应,我们将共同助力电子体育作为一项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发展和普及,并提供最大程度的专业扶持和保障。”

或许有人会问,这对于电竞入奥有什么好处?这里就不得不回溯两大组织在电竞走向大型综合性赛事、比肩传统体育上做出的工作。

2016年,IeSF正式向国际奥委会(IOC)递交了报告,希望国际奥委会能够将电子竞技与奥运会进行更多的结合;2017年 ,在瑞士洛桑举行的第6届国际奥委会峰会上,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发表了电子体育综合报告,也恰恰是这次公开报告之后,国际奥委会表态:承认电竞是一项运动。

随后的2018年,在亚奥理事会(OCA)和AESF的共同推动下,电竞获准成为了雅加达亚运会表演项目——在这届亚运会上,中国电竞代表队在六个电竞项目中获得了2金1银的成绩。

2019年,作为技术代表,AESF又将电竞作为正式比赛项目呈现在菲律宾举办的东南亚运动会上;明年的第六届亚洲室内运动及武道大会在泰国举行,目前消息显示电竞项目的加入也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IeSF主席科林·韦伯斯特。

电竞和国际奥委会的桥梁

看上去,这像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在电竞获得更多认可并尝试进入大型综合体育赛事的过程中,两大组织不谋而合,并各自发挥着催化作用。

在此番合作达成的一刻,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GAISF)主席拉斐尔来·丘里也给予了高度评价,“此次合作,为电子体育被国际体育大家庭接受迈出了坚实一步,相关举措将使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成员们更容易与电子体育进行合作,进而为所有相关项目带来发展。”

在圈内人看来,GAISF于第一时间发声颇具象征意义。

体育行业资深专家、上海度势体育CEO陈维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其实是全球各大单项体育联合会的联合组织,目前会员单位达到了115个,包含我们所熟知的国际篮联、国际足联、国际泳联等。在2009年IOC(国际奥委会)和GAISF达成合作关系后,确认所有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被IOC认可,必须先成为GAISF的成员单位……”

换言之,一项运动想要入奥,在GAISF获得身份是首要条件。

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GAISF)主席拉斐尔来·丘里。

值得一提的是,IeSF和AESF此前已经分别在世界和亚洲范围内与传统体育管理组织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沟通。在2017年洛桑峰会上,GAISF和IOC对于电子体育的发展方向上达成了共识,并进一步确立紧密合作关系。

2018年GAISF和IOC在瑞士洛桑IOC总部共同主办电竞论坛,邀请AESF主席霍启刚和总干事刘钊一同参与,此后成立电子体育联络小组,IeSF也是小组中重要组成部分。

一切迹象显示,在各方的推动下,GAISF愈发看到电竞作为一个单项运动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并愿意成为牵线电竞与IOC的桥梁。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AESF总干事刘钊就表示:“共同推进电竞进入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是为未来‘电竞入奥’做好坚实的基础工作,两个组织间并不是区域性‘合并’,而是加强互通,打破此前各自为战的格局。”

“在合作的范围下,今后认证系统、运动员和教练员标准等等都有望被打通。”事实上,两家协会目前涵盖的会员大多数重叠,合作显得水到渠成。

AESF总干事刘钊。

中国和亚洲,才是电竞的核心

电竞入奥注定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过程,除了得到相关组织的逐步认可之外,电竞内部显然需要形成这种合力。

虽然全球电竞的参与人数(2019年参与人数达到17亿,直接参与人数达到2亿)和电竞市场创造的价值(2019年,全球电子竞技行业收入达到数十亿美元的量级)已经碾压诸多传统体育项目,但各地区发展尤其是官方组织的构建并不平衡。

事实上,2019年5月,欧洲电竞联合会才刚刚组建,非洲在2016年建立了自己的电竞联盟,而之后并无砸出什么水花。

《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凡是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的至少要在75个国家和地区及四大洲的男子中以及至少在40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的女子中广泛开展;运动小项也要至少在50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的男子以及35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的女子中开展、且至少两次被世界大赛或洲际大赛列入才可具有入选资格。

除了普及程度之外,有无进入过其他大型赛事也是国际奥委会(IOC)考量的一个标准。

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和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AESF)强强联手。

从商业赛事而言,电竞领域厂商打造的一些大型赛事早已成为全球最热门的赛事,但在入奥的问题上,官方组织牵头是必由之路,这意味着更需要旗下赛事作为背书——也正源于此,如今IeSF进一步着眼亚洲、抱团AESF成为了必然。

目前IeSF总部着手从韩国进行扩充进一步实现辐射世界的目的,未来总部会设置在瑞士,同时市场职能放在欧亚大陆交界的阿联酋,在电竞重心不断发生转移的情况下,IeSF依然把亚洲视为重中之重。

“从市场经济体量、电竞迷基础,场上数量以及科技等相关领域的发达程度来说,亚洲会是整个世界在整个行业的核心驱动力。而中国,又是这个驱动力的中流砥柱。”

刘钊直言不讳亚洲尤其是中国未来在电竞发展和电竞入奥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也强调AESF要推动电竞在亚洲进一步加速发展。

“在2018年AESF已经让电子体育项目在符合亚奥理事会规章原则下成功‘入亚’,当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这背后凝聚了各国协会、亚组委、比赛项目厂商以及运动员和裁判教练等官员的共同努力。”

“有了这个历史性的宝贵经验,我们相信无论从群众期待、举办国意愿乃至商业方面的体现来看,都应该考虑并与亚奥理事会协商是否将其转为正式项目。”

此间,刘钊补充表示,电子体育协会需要兼具包容性和创造性,既需要和其他体育项目协会加强协作,也需要与电子体育各个比赛项目的厂商共同发展。

很显然,在电竞的世界中,中国和亚洲不仅成为赛事的中心、产业的中心,于电竞奥林匹克化的进程中也将成为最主要的推手之一。

电竞有可能加入奥运会吗?

当下的电子竞技,入奥不实际。
原因大家都能想得到,就是游戏周期生命太短。目前没有一款游戏能够真正意义上代表电子竞技这个项目,换句话来说,现在电子竞技项目类型颇多,MOBA类型游戏偏向于团队执行操作、战术应对与随机应变反应等能力,FPS突出体现的是人的反应能力肌肉记忆能力等。当然不能否定所有类型的游戏都有共通的能力体现,只是体现程度多与少而已。所以当前游戏生命太短成为了电竞入奥的第一阻力,没有代表电子竞技的代表作品成为了第二大阻力。
解释一下我认为的代表作品是什么,我认为能代表电子竞技的作品是能体现所有游戏类型精神的一种理想产品,目前MOBA游戏是能体现最多部分的分类了,因为它体现的能力除了团队、战术以外还有即时反应、细节处理等,且随机性小于任何一种分类的游戏。而且此款代表作品,必须由官方出品(这里指的官方是奥委会之类的在体系组织机构),这样就可以避免单一开发商利益纠纷问题。各大产商运用版权举办赛事成为了电竞入奥的第三阻力,毕竟运营商最想做的事情是赚钱而不是宣扬奥运精神理念,如此做法也不善让奥委管理。最后呢就是当前的电竞并不符合奥运会的精神理念,电竞中包含了太多的暴力元素,有驳传统体育。

电子竞技未来能入选奥运会吗?

电子竞技未来能入选奥运会。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潜力的职业,所以在未来可能也会加入到奥运会中。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