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未来的剧本「短篇剧本未以的未来」

有关未来的剧本「短篇剧本未以的未来」

浅蓝色的窗帘被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拉开。身着红白校服的干净少女早已打扮利索。双手极快的收拾了书桌上的书本,脑后俏皮的马尾随着少女的动作微微摇晃。

“嘭!”一个莽撞的身影闯了进来。

“姐,你的零花钱还有吗?借我。”

“没了。”少女皱着眉头也不抬,专心整理着自己的背包。

“我才不信,借我嘛,姐。”

“你要干嘛?妈才给几天,你就又问我要。”

庄未来笑嘻嘻的倚着门框也不急,看着比自己早出生那么几分钟的姐姐一脸不悦的背着书包朝自己走过来。少年清澈的眸子里藏着宠溺,面上却佯装可怜兮兮,看着人走过来急忙一弯身子抱住了自家姐姐纤细的腰身!赖皮的嘴里干嚎着。

“姐,亲姐姐,你就借我嘛,漫画书出连载了,我要买!借我借我!”

庄未以面上一片淡定,并没有因为少年突然的动作而吓一跳,可见类似现在的场面往常不会少见!看着自己一米八几大个子的弟弟弓成虾米状赖在自己身上,庄未以深觉头疼,无奈的叹了口气,张开了早已握着的手掌,掌心内是一枚折的方方正正的五十块钞票!

“诺,只剩这么多了,其他的我全买资料了!书先别买了,借着看不也挺好!”

“唉你不懂,那叫艺术品,我得买回来收藏着,先走了啊!”

庄未来说完快速的直起腰,从自家姐姐白嫩的掌心拿过钱,三蹦两跳的下了楼!

“你就不会好好走路吗?”背后传来庄未以的声音!

头也不回的人摆了摆手!

“嘭!”是门被磕上的声音!

庄未以摇了摇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慢悠悠的下了楼,走到厨房把自己的早餐吃了,然后收拾好盘子方才出了门!跨上单车后习惯性的戴上耳机,晃晃悠悠的往学校赶去!

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星星点点的洒在熙攘的林荫道上!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相互打闹,入目一片生机盎然,欣欣向荣!

“未以!未以?”少年人独特的嗓音吸引了众多学生的目光,却唯独没有吸引来那个名字的主人!

少年人见着众人纷纷回头瞧他,甚至还有相熟的几个同班同学,白皙的面皮一下子红了个通透!一咬牙,推着自己的单车猛跑两步追了上去!

庄未以耳机忽然被人拽掉猛地吓了一跳,回头便见到了一个满头大汗的熟悉身影,不由笑着调侃:“学长,最新流行的晨练方式吗?”

秦翰林苦笑两下从裤兜里摸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喉咙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庄未以也不急,只是这年代还有人用手怕并且还是个男生,顿时让周围围观的群众们一时啧啧称奇!

秦翰林咽了几口唾沫,压了压让自己好热的疼痛感,沙哑的开口:“不好意思未以,我车子坏了,能不能搭你一段路!我载你!”

庄未以闻言歪头看了一眼他的车了然道:“好啊!没问题!那你把车停路边吧先,放学回来再去修一下就好!”

“好嘞!”少年喜笑颜开!

“诶诶诶,怎么啦!”庄未来其实早就看见了自家姐姐与那个书呆子,不明情况所以一直没上前!

庄未以看了一眼早就先自己出门的人,懒得理他,明眼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非要多此一问!

庄未来笑着一挑眉,摆摆手让自己的小伙伴们先走了!跨着自己的车子靠着自家姐姐并排站着。

“未以,我停好了,走,,吧!未来!好久不见!”秦翰林尴尬的看着那突然出现并排而立的高个子少年!

“呵~”庄未来露出个灿烂的笑,“好久不见,翰林哥!你车子坏了是吧!来,我载你,庄未以车子是女式的,不方便载人!”

秦翰林闻言更尴尬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庄未以简直气笑了:“你那车子有座吗,怎么载啊!”

庄未来坏坏一笑,理直气壮:“这不是前面有横梁吗,怎么不能载了!多合适呀!”

庄未以闻言白了他一眼,看着更加尴尬的学长安慰道:“别理他,我们快走吧,不然迟到了就!”

“噢,好!”

“诶诶诶,等一下!”庄未来见状立刻停好车子,从那书呆子手里抢过了车把手,凶巴巴的不情愿道:“你去骑我的,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啊!”

庄未以气,看着对方那没个正形的德行,一巴掌拍在了对方背上!

“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就闭嘴!”

“嗷!庄未以,看在漫画书的份上,我才帮你的,不然明天你的绯闻铁定传遍全校你信不信!”

“哼!还不快走!”

庄未来慢悠悠的骑着,看着前面骑着自己爱车的人嘴里碎碎念嘀咕个不停!

“说什么呢!骑快点!”

“干什么,本来就是衣冠禽兽,咋还不让人说,明明那么多人,非要找你帮个什么忙,摆明了图谋不轨。你给我离他远点!听见没!不然我就去告诉妈你早恋!”

庄未以脸一红,气的两手直接拧上了他的腰。

“嗷!松手,快松手,车要翻了!”

“叫你乱说!”

两姐弟打打闹闹终于有负众望的踩着铃声进了教室!一天就在忙忙碌碌的题海中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庄未来不太友好的态度,傍晚放学也未见到秦翰林的身影,庄未以也未在意,本来也只是前邻居之意,并无其他私交!收拾了书包便走了!但是庄未来见状满意极了!开开心心的和自己的小伙伴们玩耍去了!

次日一早,庄未以刚一出门便气的头顶冒火,咬牙切齿的扭头又回了屋!不一会,果然惨叫声如约而至!

“庄未来,你作死是不是,我的车后座呢?你凭什么拆我车子,丑死了,赶紧给我还原回去!”

庄未来一边抱头一边护腰,忙的顾上不顾下!嘴里哀嚎声不断:“我没钱了,把你车后座当废铁卖了,反正也多余,还原不了了!你别打了,再打今个铁定迟到!”

“你!你,,,”庄未以气的说不出话,胸中一阵憋闷!看着那被自己掐的缩成一团的亲弟弟,一时真的是无语凝噎,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混世魔王!

庄未来感觉攻击停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蛮腰,蹬时疼得倒抽一口冷气,心中暗道,看来还得再锻炼锻炼才行,皮绷得还不够紧!顶着炸了毛的头发,乖巧的冲着自家姐姐笑!

庄未以不甘心又被欺负,却又实在拿他没办法,打也打了,看着那张与自己八分相似的脸此刻一副贱兮兮的模样,恼火的一巴掌盖了上去!

“嗷,,,”

路上,被异样的目光看的心里恼火的庄未以又在心里给那皮天皮地的人狠狠记上一笔!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在忙碌的学习中与打闹的生活中走着!而一年一度的校园歌手大赛也就这样悄然到来了!

庄未来左挤右挤在一众人群中翻过人山人海排除万难蹦到了庄未以身边一屁股坐在地上:“看什么呢,这么痴女!”

“滚!”庄未以头也不回!

“…”能不能对他这个亲弟弟友好一点!

“喂,庄未以,要吃糖吗?你最喜欢的太妃糖!”

庄未以不答话,手却直接伸了过去!

庄未来笑,目光里满满都是宠溺,眉清目秀的样子格外好看!将兜里的糖都递了上去,默默看着吃了糖后展颜的人。

“庄未来,你在吗?我是高三的林乐琪,再过两个月我就要毕业了,有些话我知道今天不说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了,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你能做我男朋友吗?我喜欢你很久了,自从,,,,,,”

庄未以本来听歌听的认真,突然来这么一段顿时一愣,扭头看向身边的某个主人公之一,面无表情的神情让庄未以知道,身边的人貌似同样被吓到了!转头看了看台上笑眯眯的老师们,知道自家弟弟可能得出一回风头了!

庄未来回过神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姐姐,脸上难得的红了一下!两人静静的听着台上少女一番赤诚之心的告白,直到台上的人泣不成声,庄未来才在庄未以不忍的催促下站起了身!

颀长清瘦的身形挺拔俊秀,庄未来接过一排排递过来的话筒,沉默了会儿才开口:“对不起!”

“为什么?”台上的人有些崩溃,她长的不丑,学习也好,也是学校里的天才娇子!

庄未来再次沉默,良久,久到气氛有一丝尴尬,然后低低的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道:“因为,你没有庄未以好看!因为,你没有庄未以聪明!因为,你没有庄未以好!”说完把话筒递了回去,淡定的坐下来承受着来自亲姐的狂风暴雨!

“你拒绝就拒绝,扯上我做什么,作死啊!”

“嘶~谁让你是我亲姐,你不帮我谁帮我,轻点,哎哟,疼疼疼!”

时间对于高中的大部分学生来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转眼间距离上次闹得满校风雨的告白大会已经两个月了!再过几天就是高考,庄未来吊儿郎当的来到了庄未以身边,把书包往桌子上一丢,嬉皮笑脸道:“姐,帮我把书包带回去呗!我跟朋友上会网!”

“不带!”庄未以头也没抬,有事就叫姐,没事就连名带姓,真是惯的你。而且她忙的要死,又要整理考场,又要准备期末复习!

“真的不带吗?诶,我这口袋里是什么?呀,咋还有五十块钱呢?我还以为花完了呢?”庄未来佯装惊奇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破破烂烂皱皱巴巴的绿色毛爷爷,还装模作样的抖了两下举在头顶对着光瞅了两眼!末了还点点头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嗯!是真的!能花!”

“你!还我!”庄未以伸手便要去抢!她这个月的钱早在月初就全花在学习资料上了,已经过了好久的苦行僧生活,雪糕不能吃,奶茶不能喝,烤肠不能买!气死她了,混蛋,有钱不还她!

“唉唉唉,干嘛啊,光天化日之下还打算生抢啊你!”庄未来连忙高举手臂!

“你。”未以蹦了两下实在够不着,气愤地看着自己面前那张取笑意味满满的脸,只觉可恨的紧,如果不是亲的,她铁定半夜去挠花他!偏还顶着和她那么相似的脸有着那么欠揍的表情,看着就来气!

庄未来好笑的看着眼前气的咬牙切齿的小猫咪,眼里满满的笑意与宠溺:“好了好了,给你,什么肚量,两句话都能气成河豚,记得把我书包带回家啊,可别忘了!我先走了!”说完潇洒转身还顺带拍了拍屁股,好像她桌子上有什么脏东西一样!

“赶紧滚!”庄未以接过钱小心翼翼的折好,这家伙的钱怎么每次都弄的跟垃圾堆里刨出来一样,又脏又烂!

“唉,未以,你弟长的也太帅了吧,而且还学习又好,人缘又棒,运动还全能,真是梦中白马王子的完美化身,对了,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你能不能把他扣扣号告诉我,我晚上加一下他!”死党夏悠旁观了一切之后凑了上来!

“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知道,大概是没有的,扣扣号班级群里不是有吗?你自己去找!”庄未以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头也不回,唉,等打扫完都不知道要到几点了!

“哎呀,看我这脑子,我咋没想起来了呢,未以,你真聪明!不过他会不会不同意啊,要不你回去先给我说说好话,给闺蜜走个后门呗!”

“哦!”

“…”咱走点心好吗?

终于把考场整理好,垃圾丢掉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匆匆和夏悠道别,未以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挎着两个大书包往车棚走去!

“混蛋,书包里是装了铁吗?这么重!”

“嗯?未以!”刚到车棚昏暗的阴影里便站起来一个身影,同时沙哑的声音响起!

庄未以吓得心脏一缩:“谁!”

眼见心中的女孩被吓得不轻,秦翰林连忙表明身份:“是我!秦翰林!”

庄未以长舒一口气,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将过快的心跳平复下去。

秦翰林见状不好意思一笑:“对不起啊,吓着你了,最近嗓子可能是变声期,所以听起来不太舒服!”

庄未以闻言摇摇头,也回以一笑:“没事,学长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呃,那个,不是马上高考了,我在教室多看了会书!”某人心虚道,不自觉的动了动发麻的腿!

“噢!”庄未以了然点点头,低头开始找自己的车!

秦翰林见对方突然不搭话了,捏了捏拳头暗自打气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口:“未以马上也高三了,以后想去哪所大学,有目标了吗?”

庄未以专心找车,不疑有他随口回道:“有啊!想去Z大!”这几年旧车报废车太多了,她眼睛有些散光,不过还好庆幸的是多亏那个臭小子改装了她的车!所以庄未以不怎么费力的便找到了自己的车!将手臂从两个书包中解救出来,使劲甩了甩,酸软的感觉一阵一阵传来,况且今天搞了那么多卫生,着实累坏了,还是赶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又想到此时不知道在哪里潇洒的人,未以撇了撇嘴,跨上车回头问:“学长一起走吗?”

“噢,好!”打探到重要消息的人开心的应道,声音不自觉的都高了几个八度!惹的庄未以皱眉狐疑!

两人共同骑行到校门口,秦翰林见夜色晚了便想着要送庄未以回家,未以以两人方向不同为由严词拒绝了!于是在未以的一再坚持下,秦翰林不好说什么再,两人分手各回各家!

到家已经将近九点,看着房子里透出来的暖黄色灯光,庄未以有点惊讶,毕竟再不用早起上学的日子里庄未来很少晚上回家这么早!

踟蹰着将钥匙插进插孔,还没来得及转动钥匙门便被从里拉开,一个身影快速扑来,于是庄未以,的,脸落入了一个柔软馨香的怀抱。

“宝贝,你终于回来了!”庄妈一脸兴奋的抱着自家亲亲乖女儿,口里絮絮叨叨的念着表达爱意与思念的话!

“妈,你先放开我!”庄未以挣扎着,努力试图将自己的脸从那两团肉圆子中解救出来!老妈,您能不穿着低胸晚礼服抱我好吗?因着自己跟自家老妈站的位置不对,差了整整一个台阶,于是就有了现如今这一幕!

“宝贝,妈妈真的好想你,再抱一会儿嘛!”庄妈死不松手!庄未以白皙的脸蛋憋的通红!

“老妈,你刚一回来就要让你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儿子都在鬼门关上走一遭吗?不知道的以为我们俩是充话费送的呢!”庄未来啃着苹果凉凉的开口。

庄妈还没说话,厨房了冒出来个脑袋,只见庄爸围着围裙手里拿着个菜铲子伸着胳膊挥舞了两下恐吓意味十足:“你个臭小子,怎么跟你妈说话呢,皮痒了是吧!零花钱太多了是吧!”庄爸实力在线护妻!

庄未来:“…。”

撇撇嘴走上前把那个笨蛋从自家奇葩老妈怀里拉了出来护在身后,无视自家老妈那哀怨的眼神:“妈,未以今天值日累了,我带她去歇会儿,那两个书包就麻烦你搭把手了!”说着拉着某个缺氧没回过神来的人呲溜就钻进了书房!

“诶,魂儿没少吧!”

庄未以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闻言白了他一眼!

庄未来也不以为意,一个标准的后仰跳投苹果核完美划出一道抛物线落进了垃圾桶里!随手在裤子上抹了两下便把手伸进了裤袋里摸了摸掏出来一小盒太妃糖:“诺,给你的!”

庄未以狐疑,无事献殷勤必有鬼!“干嘛,你脑子瓦特掉了,大晚上的吃什么糖!”

庄未来闻言脸一黑,凉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你是不是又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哈?”

“…!”

庄未以见面前脸已经黑的能滴出水的人,脑子里飞速思考着!三秒后,某人终于记起来,心道不好!弱弱的抬起头讨好的笑了!

庄未以把手一伸:“拿来!”

庄未以:“…!”

“去年不是说好了,今年一道给我!”

庄未以及其心虚:“…!”

“算了,把钱给我!我明天自己买本漫画书去!”庄未来说的漫不经心,未以却偏偏从那语气里咂摸出来一丝丝的委屈意味!

但是要钱,“不行!”

庄未以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裤兜,她不要再在上学路上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雪糕而她自己只能干咽口水了!

“要不,今年生日礼物我不要了还不行!”回头她自己去买!庄未以弱弱的讨价还价!

“哼~你觉得呢?”某人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我,我,,,”自知理亏,庄未以一时语结!

“你给不给!”庄未来眯着眼,目光里透露出丝丝危险的意味!

“不给,行吗?我想买雪糕吃!”庄未以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庄未来。“那我的礼物呢,我不管,我要礼物。”

庄未以想了想,迟疑着:“要不我把我的复习资料送你一套?”

庄未来咬牙一个字一个字从胸腔里挤了出来:“你觉得我需要你那几套破卷子?”

庄未以简直要哭了!最后挣扎着:“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今还有人跟我打听你呢,长的挺漂亮的,我绝对不会告发你,怎么样!”说着还举起了三根手指指天状,一副我发四你相信我的模样!

庄未来脸黑了又青:“把钱还我吧还是!”话音未落快速的拽过对方,直袭对方口袋。

“啊!放手,放手!”一瞬间,巴掌与肉体的碰撞声,惨叫声,惊叫声不绝于耳。

这边庄妈费力的把两个大书包拖回了屋,还没坐下歇一歇便被书房里的动静吓了一跳。走过去打开门顿时小表情亮了起来,只见房内两姐弟扭打在一起,庄未来本柔顺细碎的短发此时已经乱成了鸡窝,脚上的拖鞋也不知飞到了哪里,胳膊下死死地夹着自家宝贝女儿,一手控制着怀里人的身体,一手直探对方口袋!而自家女儿一手死命捂着口袋,一手拼命反向延伸,直够对方那张俊脸!

“哎哟哟,女儿加油!”

未来,未以:“…。”

自家老妈是个奇葩怎么办?

庄未以是在坚持不了了,本来就累得要死,现在还得继续耗费精力跟这个臭小子打架,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这个个子真的是硬伤啊,明明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被自己亲弟弟像个孩子一样夹在腋下,真是丢人死了!

“好了好了,一人一半,明天换零钱给你!”

庄未来也累的不轻,胸腔剧烈起伏着,闻言也不在计较什么,话音落直接把人一丢,另一只手死命揉着自己的胳膊,上面是肉眼可见的青紫一片!

庄未以一个不防直接趴在了地上,气呼呼的站起身,看着面前那毫无察觉一脸肉疼的某人,抬脚狠狠踩了下去!

“嗷!”咚!庄未来一屁股坐在了地方!拼命捧着脚揉着!

“庄!未!以!”

哼,活该!

之后,晚饭的餐桌上庄爸一脸头疼的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再看看自己忙里忙外准备的爱心大餐,感觉后边那个蛋糕已经失去了作用!果然,未以刚放下筷子起身上楼,未来那个臭小子便随即跟了上去!两人你推我挤各不相让的都回了屋!

庄爸庄妈对视一眼,庄爸认命的收拾起了碗筷,想了想开口:“老婆,要不以后给俩孩子多点零用钱吧,咱家又不缺钱,整天给俩孩子弄的扣扣巴巴的,为一点钱打来打去!”

庄妈眼皮一抬,打了个哈欠:“你懂什么,这叫乐趣!钱给多了,他俩都花不完,那我看谁打架去!”

庄爸:“…。”

有个奇葩老婆怎么办?娃,委屈你们了!

这个短短的假期就在两个人互相针对中悄悄溜走!庄妈也在看完戏的前一天潇洒的带着庄爸继续工作去了!

两人又回到了学校,庄未以继续埋头题海,准备她的期末考试!而该吊儿郎当不见人影的仍旧也还是老样子!每天除了上课时间其余时候不见人影!

庄未以学习之余恨恨的感叹着天道不公,爸妈不公,这混蛋怎么好优点全让他继承了,平日里没怎么见他学习,偏偏每次考试成绩还好的让人嫉妒!天才不外乎是也!烦人!

天越来越热,人也越来越烦躁!可即使再烦躁,期末考也如约而至!

不知为何,今日起床之后一直觉得心慌慌的,庄未以坐在沙发上手掌摸着胸口,感受着自己有些过快的心跳,沉了沉心思,只当是自己考前综合症,太过紧张了,脑中慢慢梳理着可能会考的知识点,慢慢的将心思转移在了一个又一个的知识点里!

下楼哼着小曲正准备出门去学校的未来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有些惊讶,这人不是早就收拾好了吗?脚步一转走了过去!

“干嘛呢?还不走!”

“啊,作死啊,吓我一跳!”

庄未来此次却未跟她争吵,一脸严肃:“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吗?”庄未以摸了摸自己的脸!

未来皱着眉看着眼前有些不正常的人起身拉起对方:“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不行,我不去,没事,我可能就是太紧张了,快走吧!”

庄未来怒:“你这样还怎么考试!”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我真的就是有些紧张,昨晚没睡好,真的没事,赶紧走吧!”

“真的?”未来狐疑。

“真的!”得未以一再保证,庄未来方才妥协!

“今天不骑车了,我们打车去!”庄未来。

“好,听你的!”未以暗松一口气,偷偷伸手按了按胸口,想把那阵阵心慌的感觉压下去!

两人坐上出租车。

“你几号考场?”

“07考场!”

“我09,离得不远,如果不舒服及时告诉老师,让老师通知我,别逞强!我带你去看医生!知道吗?”

“嗯,知道了,别担心!我没事!”

然而庄未以永远不知道的是,自从发现她的不适之后,一母同胞的未来心跳几乎跟她一直保持在同一个频率上,这也是未来之所以坚持要带她去医院的理由!

“未以,未以,,,未来,未来,,,未以,,,,”

迷迷糊糊中,庄未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听见四面八方不断传来嘈杂的声音,有叫她的有叫未来的!

未来?他又跑去哪里了?这么不让人省心。他们不是在考试吗?没等她想明白,声音又继续传来,越来越清晰,终于未以不胜其扰的睁开了眼,入目一片刺眼的白。

“未以!你醒了!”庄爸红着眼激动的扑上来两眼直直的盯着刚醒来的女儿。

“爸?我怎么了?这是哪里?未来呢?”庄未以一脸茫然。

庄爸闻言嘴唇一颤,没吭声,只是目光仍旧停留在庄未以身上!

此时,庄未以也已看清自己在哪里了!雪白的房间,刺鼻的消毒水,自己身上蓝白相间的病服!

庄未以恍然:“原来真的到医院来了,未来呢?不是应该他在这里陪我吗?”

庄爸听见女儿再次问起儿子,嘴唇颤了颤一屁股又坐回了凳子上,撇过了头!

还不待庄未以继续发问。病房门被打开。

“未以!”

庄未以抬头望去吃惊道:“妈?”转而皱眉,自己怎么了,怎么老爸老妈都来了?庄未来呢,他又去哪了?

要知道自己爹妈那可是一年到头都不着家的人,工作忙的世界各地到处飞,现如今居然统统呆在这里!自己是生了很严重的病吗?仔细感觉了下,除了身体有些僵,大约是躺了许久,胸口有些微疼之外并无别的异常啊!

庄未以满脸疑惑:“爸妈,我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未来呢?是不是他把你们叫回来的?”

“未以,未来他,,,”庄爸挣扎着欲要说些什么,刚一开口便被庄妈打断!

“好了!未以你刚醒,肯定饿了?妈给你煲了粥,来,先喝点垫垫肚子!”

庄未以看着充满怪异感的两人,仔仔细细将两人打量了一番,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两人居然如此憔悴,庄爸下巴上胡子拉碴,眼睛充血,面色蜡黄!庄妈也差不离,黑眼圈重的吓人,眼睛还有些微肿,面色苍白!怎么自己睡了一觉醒来感觉有什么变了一样!而且自己醒了到现在问了几遍未来,爸爸都忽略过去,刚要说什么又被妈妈打断,未来,未来!未来怎么了吗?

一想到这,庄未以眼睛猛地睁大,猛地坐起身慌忙焦急问道:“妈,未来呢?不是他送我来医院的吗?现在他人呢?我手机呢?手机在哪里?我要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来见我!妈!我手机呢?”话到最后直接嘶喊了起来!语带哭腔!

庄爸庄妈皆是低头沉默!庄未以见状脸色巨变,心脏此时也是猛地一阵抽疼,条件反射的伸手按压,手指触到的却是厚厚的纱布!

纱布?手指一僵!

“妈,我做手术了?哪里?心脏吗?”庄未以摸着心口,喃喃的问道!

庄妈看着呆愣无神的女儿,憔悴的小脸上惨白的毫无血色!心里一阵抽疼!面上已是湿了大片!

庄爸见状再也忍不下去,握紧了拳头,沙哑着声音低低响起:“是,未来送你来的医院!你是做了手术!”

片刻后仿佛又积蓄了一点勇气继续道:“心脏移植手术!”

未以呆了!心口的手指顿了顿,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心脏的位置:“谁的?”

庄爸红着眼:“未来的!”

这个答案仿佛彻底打碎了未以心中的那一点点侥幸,空洞的眼神里一片死寂!

“我们从国外赶回来时,未来和你已经手术结束了!医生说当时情况刻不容缓,未来又以死相逼,医生只好替你们做了移植手术!”

“他呢?我要去见他!”

“没了!未来术前签了遗体火化,术后宣布死亡,直接,,,直接火化了!”庄爸说完终也是流下了眼泪!

庄未以呆呆的听着,就这么保持着一手抚心的动作一动不动,原本黑色的眼睛此时一片灰白!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庄未以一瞬间沙哑了嗓子,一个一个字的发音都仿佛是直接从胸腔里挤压出来的,低声喃喃着,似在问自己,又像在问庄爸庄妈!

庄妈听着女儿好像七八十老妪般的嗓音,终于再也忍不住掩面出了房间,片刻,走廊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哀恸哭声!

庄爸深吸了口气,一把抹掉脸上的泪水,缓缓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这是未来留给你的!”

未以低头,面无表情!庄爸见状把信轻轻的放在了床边,步履沉重的也走出了房间!

庄未以闻着那一声声的哀痛,抬手缓缓拿起了信!

未以,我是未来!熟悉的字迹让看信的人瞬间模糊了眼眶!抬手死死地捂住嘴巴!

未以,我是未来!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在哪了,或许变成了灵魂体的存在也不一定,但是别怕,我一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我们永远不分开,当然,这辈子也铁定是分不开了!哈哈,好高兴!

未以,你要好好待我噢,可别让我受累,以后要好好吃饭,早点休息,别再傻不拉几的做题做到半夜,早上又起那么早,我会受不了的!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你要相信你自己也和我一样聪明!自信点!

另外你要快快恢复过来,不要让爸妈担心知道吗?我已经对不起他们了,你要好好替我弥补知道没?

最后,请你们原谅我的任性,不让你们见我最后一面是为了想留给你们记忆中的是我最帅的样子!哎呀,好了不说了,就这样吧!庄未以,再见!

为什么不说了!你再多说一点啊!为什么不说了!谁要原谅你!谁要替你弥补!为什么这么任性,你不是弟弟吗?为什么要私自替我这个姐姐做决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病房里歇斯底里的少女爆发着她的情感,悲痛,不甘,与,孤寂!

那个从她存在起便一直陪着她经历风雨,宠着她,护着她,逗着她,给她糖的人,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她的未来,再也不见了!

若干年以后。

熟悉的林荫道上,笑容清澈的少年依旧吊儿郎当,状似随口的问女人:“未以老师,未来是什么样的啊?”

女人笑着回答,目光温柔:“未来啊,在心里!”

少年闻言,认可的点点头也跟着低低的笑!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