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武术家「云南太极拳名人」

昭通武术家「云南太极拳名人」

2012年,绥江因向家坝水电站的修建而整体搬迁。新县城美得如诗如画,焕发出一种蓬勃向上的生命力。每天,无论刮风下雨,森林公园的广场上,活跃着一批动作优美、刚柔相济、收放自如的老人。伴着悠扬的古乐曲声,他们身着白衣,体态轻盈而不失沉稳,刚柔相济,把太极拳中正稳平、均匀柔和、舒展大方、绵绵不断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中一位老人尤其引人注目。他叫钟贵清,一个土生土长的绥江人,一个有着传奇人生的古稀老人。他生于1939年, 1956年参加工作,曾在四川西昌冕宁拜师学艺,先后在绥江川剧团、绥江图书馆等单位工作,1994年光荣退休。

善 缘

钟贵清老人自幼喜好武术。上世纪60年代时,20岁的他就开始习武。随后在拳师邓云飞的启蒙教授下,先后学习洪拳、长拳、太极拳(24式)及孙式、杨式、武式、陈式等门派太极拳。从此,武术便与他结缘并终生相伴。1960年,钟贵清获得国家三级运动员称号。退休后,他在昆明生活,又有幸得到了许坤祥(沙家第二代弟子)、刘根涯、李月英等老师的指导,成了国家武术项目二级裁判员,社会体育二级指导员;取得了段位考评资格。2010年至2013年间他在武艺上大放光彩,获得国际级武术赛四块金牌,站在世界级的舞台上摘金夺银,并取得中国武术七段位,进入中国武术家行列,成为云南的骄傲,绥江的自豪。

传 播

在绥江这个文化悠久的老城,有他苦练技艺、上下求索的身影,搬迁后的新城是他传道授业的佳地。2008年9月,在钟贵清老人及弟子的争取下,昭通市第一家县级武术协会成立,绥江县成为云南唯一一个县级设立武协的县。他当之无愧成为协会主席并连任至今,并通过各种培训,推广多个太极项目,取得丰硕的成果,在昭通乃至省内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2010年,协会策划和组织了绥江县首届职工太极拳运动会,他的30余名弟子分别担任各队教练,党政、社区、乡镇代表队共500人参加了比赛。

2013年,协会策划并组队参与全国传统武术邀请赛,10名县武协会员均获得二等奖或三等奖的好成绩,是县武协会员参加比赛获得奖牌最多的一次。

2014年,县武协承办了川滇两省毗邻地区太极邀请赛。四县两市29支代表队共600多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活动的成功举办有力地提高了全民健身意识,促进了太极的普及和推广,弘扬了太极文化,为绥江旅游品牌的打造作了很现实有力的推介和宣传。

目前,绥江县武协已被中国武协认定为三级基层会员单位,吸收会员210名。先后有10名弟子共36次获得国际或国内武术大赛奖牌36枚,其中金牌3枚。每日早晚分别在县内10余个点都有钟老师的弟子带领着上千人练习太极。太极,不仅成为绥江发展旅游产业、创建文明县城一道靓丽的风景,而且广大太极爱好者从中受益匪浅,他们纷纷仿效钟贵清和他的弟子,习武,爱武并无条件地传播武术。

善 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多年勤修苦练太极运动,让许多师从钟贵清的百姓从中受益,可谓是身心巨变。

凌家会,因哮喘影响到了心脏的健康,专家宣布,她只能靠终身服药来控制。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她跟随钟老师练起了太极。时光荏苒,到第五年时,奇迹发生了!她的病彻底痊愈。获得新生的她对太极一发而不可收。现在,她已将太极作为毕生的追求,用自己真实故事引导人们学太极,爱太极,传播太极。她义务为自己小区的太极爱好者辅导,为健康者和非健康者带来了福音。

周开富,钟老师的又一名高徒。退休已经13年,坚持义务辅导7年。退休大姐彭德秀说:“看到周老师亲人重病入院脱险后不顾疲倦准时来到教授点,我们很是感慨,不仅学到了太极,更应学习他的高尚品质”。

学习南拳一年的高一学生黄亦杰说:“习武前,食欲不好,因学习压力而失眠。而现在不仅能吃、能睡,精神好,与同学相处也变得容易。钟老师要求的‘习武首先要习德’,还真是有用。”

……

如今钟老已经76岁了,他每天都是那样忙碌,奔走于协会,穿梭于全国各大城市之间,或指导、或观摩或切磋或传授,忙得不亦乐乎!有人问他,都是儿孙满堂的人了,为啥不好好地享一下清福?他说:“我只想有更多的人通过练太极而受益,让他们有更加健康的身体,更充实的生活!”

有人说过:世界上的大部分传奇,不过是普通的人将心意化作了行动而已。钟贵清老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经历了50多年风雨洗礼,走过了不平凡的岁月春秋后,他仍然继续奔走在生命的跑道上,演绎着非同寻常的精彩人生。

文|田 丽 新 生

编辑|罗 益

何福生的生平简介

1928年3月24日,原中央国术馆在南京正式成立。庆祝会上,许多武术名家和好手,跃登舞台,竞献技艺。
有这么一个表现武术家功力和技巧的节目,至今仍使人记忆犹新。那是由被誉为“千斤王”的王子平仰卧台上,双手挺举一副石担,依此势在他身上再垒叠着四名手举石担者。而后,再由一名轻灵、敏捷的青年攀登上那叠起的“罗汉”顶端,之间这个青年双手在那最上面石担杠上一握,双手缓缓举起,笔直地倒立在上面。随后还轻巧自如地变换着两腿的姿势,时分时合。“好功夫”“好功夫”这精彩的表演,使得台上台下都轰动了。人们既称赞“千斤王”的神力,也赞誉这青年的鼎技。
“拿大鼎的人是谁呀?”不少人发问。
“玉山的孙子何福生!”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何福生已是我国当今的著名武术家、全国武术协会委员、国家级武术裁判员、云南省武术队教练。
当时,他才十八岁。一个面带稚气的青年,怎么能与久负盛名的武术家王子平同台献艺呢?原来何福生出身于武术世家,祖父何玉山是查拳名家,与著名武术家马良、杨修鸿、王子平、于振声、马金镖、王占坤等同创上海中华武术会。何福生六岁时便从祖父习武,又得诸名家的指教,经过十二年的磨练,武术基本功扎实,查拳一技娴熟。国术馆成立那天,他也来献技了。
1928年10月,在南京举行的第一届国术国考中,何福生获得了刀、枪、剑、棍套路比赛的优秀奖。次年,他被录取为国术馆第三期教授班班的学员。由于入学考试成绩优异,还取得公费学习的资格。从此,何福生正式步入武坛,并逐渐跻身于武林俊彦之列。
入国术馆后,他在王子平的指教下,继续精研查拳。并在马英图、黄柏年、姜容樵、朱国福等分别教授下,深得八极拳、形意拳的精髓。此外,他还研习散手、摔跤等科目。
通过一个时期的学习,各项拳技大为精进。从第二学期开始直至毕业前的一年半里,他以连续保持全馆季考、期考全能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而载入国术馆史。
国术馆的学员多为当时武林好手,考试的项目有套路、散手、摔跤三项。能在全馆的考试中取得全能名次已不易,何福生竟能年年夺魁,更非易事。
他擅长摔跤,有“马前三刀”、“何快摔”之称。那是他进国术馆后,在驰名跤坛、号称“四大金刚”之一的杨法武亲自教练下,倍下功夫练就的。他的摔法特点:一是快。在与人较技时,往往是抢到对手的“把”,即用摔技,且常奏效,这神速、利落的摔法使对手猝然不及。二是变。他摔技多,但力主精,可在对方应变中再变,以精炼的招法取胜,使对手顾此失彼、防不胜防。他最拿手的绝招可称“破脚”“抹脖”“手蹩子”三式再带“剪腿”的联欢摔法。又常有新变化;忽而左三刀,忽而右“三刀”,竟能左、右式变换运用,使对手在那变幻莫测的左、右“三刀”中败下阵来。
何福生的身体条件与那些国术馆学员中的彪形大汉、虎背熊腰者确要逊色多了。可是他竟能在强手林立的全馆考试中每战必捷,这自然要归功于他的勤奋好学。他在国术馆三年的学员生活中,遵循“闻鸡起舞”的古训,矜持凌晨四点起床练功。他争得多炼、勤练的时间,用水滴石穿的精神,克己条件之所短,扬己技艺之优,终于功到艺成,他还爱好书法,多年来,武术界想他求字者不少,他总是以草书“闻鸡起舞”相赠,勉励习武者,勤学苦练、精益求精。何福生善书发法还曾惊动过日本的武术界。那是1980年他随中国武术代表团访问日本时,在一次访问日本剑道馆的表演后,馆长好书道,请他留一幅字,当时他毫不介意,挥笔而就。未料想日馆长竟尊请书写“剑道”二字,他推却不了,只好铺纸于地,大笔挥书,字迹苍劲潇洒,显示了中国武术家的劲力。此事一经传出,每次表演后,要求签名、写字的日本人蜂拥而来,应接不暇,有时在短短的二个小时的交流会上,他竟要写一个半小时的字。虽然何福生访日时已是古稀之年,但他在四十余场表演中,场场不落,功力所现,为日本朋友所倾倒。其实,何止这时,他的拳艺早在半个世纪前已名扬国外。
1933年和1936年,中央国术馆曾两次组织“南洋旅行团”。何福生随团先后访问了香港、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地,他们的精彩表演,轰动了南洋群岛。那时,年富力强的何福生表演的项目多,技术硬,倍受观众欢迎。
在新加坡的一场表演中,他与温敬铭的“空手枪”,配合默契、招式逼真、干净利落,博得全场观众狂热欢呼,在观众的掌声中,他们连续返场表演七次。尽管何福生功力深厚,这次确感乏力了。但从侨胞和异国人民的热情中,他深为中华民族有此瑰丽的文化遗产而自豪,也为中华武术引世人瞩目而感到欣慰。他又精神抖擞地走上台去,表演了他的拿手查拳“九龙摆尾”。
1931年何福生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于中央国术馆,随即留馆任教。1933年受聘任国立国术体育专科学校武术教师。当今国内外武术名家,出于何福生门下的不乏其人。有的是国内著名大学的教授,有的在台湾是高级体育研究员,还有的是美国的体育博士,也有任新加坡国术总会顾问、高级体育督学等等。真可谓桃李满天下。但是,他极少向人说起这些事,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经历。他在谈及旧时的学生总赞叹说:“他们才是青出于蓝而盛于蓝呀!”对在台湾和旅居国外的旧日学生,满怀深情希望台湾能早日回归祖国,共图振兴中华武术大业。

萧铁僧的武术经历

武术世家扎根古城(小标题)
谈起萧氏内家拳,自然大有渊源。萧铁僧的父亲萧功卓老先生就曾是古城有名的武术大家了。萧铁僧介绍说:“这萧氏内家拳是我父亲在全面继承武当拳法的基础上,潜心揣摩钻研数十载后创立的,成立萧氏内家拳研究会也是父亲生前的志愿。”
作为武术世家,萧家很早就与武术结缘。萧功卓老先生对于武术、人生更是有着很高的造诣。据萧铁僧先生讲述,萧老出生在保定市,父亲是清代的武举人,自幼就受到武术的熏陶,十六岁便开始习练跤术和少林拳术。长大从军后,他足迹大江南北、遍访名师益友。萧老的女儿萧岱霞回忆:“父亲当年虽然成家立业,但在家的时间很少,母亲和长辈们总是指责他不顾家,可我们理解父亲,他对武术的热爱胜过自己,正是他舍己的练武精神,才为我们现在保留下这么多‘中国武术’的精华。”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